慕临川QAQ

脾气不好地进行——佛系不坑更文

默读小剧场 (日常向)

       文笔不佳,对于人物的性格可能把握不太到位,所以应该可能或许大部分情况下会ooc,还请谨慎食用哦。对于不足之处,本人也会尽力改正,还请各位看客不喜轻喷。……毕竟,这也只是个人的一点儿小爱好。

       风和日丽的一天早上,太阳都快晒屁股了。骆闻舟骆大爷还窝在床上不想起来,骆一锅和往常一样跳上了床,用自己的猫毛去蹭骆大爷。骆闻舟为了多睡一会儿完全可以不要脸,推了一把骆一锅,又慢吞吞地翻了个身,想要躲一躲有些刺目的阳光。

      骆闻舟又顺带着想把手搭在费渡身上,便把手轻轻地搭了过去。可是……他的手没有搭在费渡的身上,只是落了个空,搭在了床上空落落的另一侧。

      “费渡!费渡!”骆闻舟的手没有触到费渡,瞬间慌了神,也清醒了过来。他的声音里透着紧张和不安。自从上次费渡在范思远手中死里逃生之后,自己这心里就没安稳下来过,总觉得费渡依然身处危险之中的,总还有人要害费渡。骆闻舟不敢耽误,更加不敢细想现在费渡到底在哪儿。他从床上跳起来,连鞋子都来不及穿,就从房间里冲出来,慌忙地四处寻找。“费渡!费渡,你在哪儿?”骆闻舟的声音愈加慌张和高亢。

      “师兄,你干嘛呢?担心我?”费渡一脸戏谑的表情站在厨房门口,好像自己根本不是事中人的样子。他看着骆闻舟担心的面容,嘴角牵起了一抹弧度。那模样,在早晨的阳光中甚是好看。

       骆闻舟一个箭步冲过去,紧紧地把费渡拥进怀里,并且抱得越来越紧。抱紧费渡后,骆闻舟的心才从嗓子眼重新掉进胸腔里。“骆闻舟,你给我起开,老子快被你勒死了。你大早上发什么疯!?”骆闻舟觉得自己现在根本听不清费渡说的是什么,只有紧紧抱住他自己才能安心。

       费渡感觉到骆闻舟的心跳后,发现不对劲。“师兄,你该不会是怕我不见了吧?”费渡的语气像是在开玩笑。“我就是怕,毕竟你可是我准备共度一生的人。再说了,老子去哪找一个这么好养活的人。”费渡没想到,骆闻舟会这么直接的承认。这倒让自己不知道接什么话了。

       其实费渡听到骆闻舟的这翻突如其来的告白还是挺感动的。不过费渡那性子,心里无论再怎么害羞感动,明面上你可是一丁点儿也看不出来。

       费渡缓了口气,语气低了下来:“师兄,我爱你。”骆闻舟没想到费渡突然正经,就这么愣住了。“你别给我说这些有的没的。再说了,这事儿我知道。其实……”费渡静静地听着骆闻舟说话,没想到他突然停住了。骆闻舟像是深思熟虑了一番,接着有严肃而深情地说道,“我也爱你。”这下轮到费渡愣住了。

       费渡刚想好要接什么话,骆闻舟便松开了他。其实骆闻舟说完这话,多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。但又不能让费渡发现,大早上的也不能一直抱着,便松开了费渡,转个身挠了挠头发,语气尽量平和地说道:“我我……再去睡会儿,好不容易的假期。”费渡:“……”

       早晨,窗外的阳光带着充满希望的颜色慢慢地渗入到了家里,一寸一寸的驱散了原本的黑暗……